世界最大的加密投资基金 能否在风浪中全身而退

作者:admin 2018-09-17

世界最大的加密投资基金 能否在风浪中全身而退

大只500报道,奥拉夫·卡尔森-维(Olaf Carlson-Wee)是硅谷最优秀的加密货币企业家之一。其创办的加密货币基金Polychain一度价值达到10亿美元。其也依托比特币的繁荣跻身硅谷亿万富翁之列。而现在,随着加密货币价格的一路下行,卡尔森-维和他的Polychain基金能在风浪中幸存下来吗?
 
奥拉夫·卡尔森-维(Olaf Carlson-Wee)在大约一年内体验了对冲基金从业者的跌宕起伏,这一切都发生在他的30岁生日之前。
 
在比特币家喻户晓前,他向加密货币市场投资了14502美元,后来他的个人财富攀升到1.5亿美元。去年,他的区块链代币交易基金Polychain让硅谷重量级人物安德森?霍洛维茨(Andreessen Horowitz)等投资者获得高达2303%的回报,在数十亿美元级别的投资公司中Polychain是迄今表现最佳的公司之一。
 
现在,卡尔森-维必须证明自己并非昙花一现。最近,他的公司进展不太顺利。?
 
去年,由于投资亏损和一些早期投资者的撤资,Polychain去年为客户赚到的8亿美元中已缩水40%。一些投资者抱怨,尽管加密货币的价格普遍下跌,但卡尔森-维拒绝改变策略。数个月前,卡尔森-维从他在Polychain基金的个人投资中套取了大量现金。
 
联合广场风投基金(Union Square Ventures)撤出了部分资金。有些公司则与Polychain出现了纠纷。一名投资者正在起诉,他怀疑自己在赎回投资时的收入低于应得回报。Polychain的律师和卡尔森-维对此予以否认。
 
与此同时,加密货币热潮已经消退。2017年,比特币吸引了投资界的大量关注,在迅猛发展的数字资产中比特币是最知名的一种加密货币。但今年迄今,比特币已下跌55%。最近,其交易价格为6465美元,远低于去年12月份19280美元的峰值。
 
Polychain的首批投资者之一弗雷德·埃尔扎姆(Fred Ehrsam)问道,“多少是运气,多少是技术,多少是伪装的运气?”他现在正在创办自己的基金。
 
卡尔森-维正处在这个漩涡的中心。他穿着霓虹灯风格的运动服,戴着五个耳环,晚餐经常只吃一盘煎豆泥、大蒜和奶酪。希望在加密货币中大赚一笔的崇拜者把他奉为圣人,他们在公共场合常团团围住他。
 
在采访中,他将他与加密货币的关系比喻成浪漫的恋情,把当前的投资机会比作互联网的早期阶段。
 
每次下跌他都会跟进购买,特别是购买与比特币竞争对手(如以太币)相关的公司股权。他管理着Polychain大约6.5亿美元的旗舰基金,这是全球规模最大的加密货币基金。在旧金山秘密的仓库式办公室中,他使用着一台苹果笔记本,周围放置着一些老式音箱。
 
“我想强调的是,这一行我已经做了很久,”29岁的卡尔森-维表示,“这对我而言,就像呼吸一样。”
 
基于对知情人士的数次采访以及对投资者文件的查阅,《华尔街日报》撰写了这则有关Polychain公司和卡尔森-维的全面报道。
 
卡尔森-维的风投之路始于美国北达科他州的法戈市,他在这里出生,他的父母是路德教牧师。高中时,卡尔森-维在业余时间写了一份SAT辅导课程。他说他的朋友很少,同学们称他“很独特”。
 
在瓦萨学院,他主修社会学。虽然教授反对,但他写了一篇有关比特币的毕业论文。而在当时,比特币几乎默默无闻。
 
比特币是一种软件,允许人们在没有政府介入的情况下直接交换价值,基本上以数字货币的形式在运行。2008年,中本聪(可能是假名)发明了比特币。
 
2012年毕业后,卡尔森-维成为Coinbase的首个员工,Coinbase是一家新创立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当时他接受记者采访时,穿着一条牛仔裤和短茄克衫,把鞋带当做皮带用。5万美元的入职工资是用比特币支付的。
 
2016年7月,卡尔森-维辞职了,在旧金山教会区他与七个室友同住的公寓中创建了加密货币基金Polychain。
 
当时卡尔森-维剪着上短后长的发型,拥有各种各样的复古风衣,喜欢即兴谈些深奥难懂的话题,他让一些投资者想起20世纪80年代好莱坞著名电影《回到未来》中的角色马蒂·麦克弗莱(Marty McFly)。
 
2016年12月,联合广场风投基金同意以500万美元的估值向卡尔森-维刚创建的Polychain投资。当时Polychain管理的总资产大约也是500万美元,因此可以说这一估值偏高。
 
与此同时,风险资本家拉姆廷·纳伊米(Ramtin Naimi)也入股Polychain。后来他同卡尔森-维一起去吃午餐。纳伊米一边吃着鳄梨吐司,一边询问卡尔森-维,Polychain将来有望发展到多大规模。
 
卡尔森-维回答,“5000万美元是一个很棒的目标。”几个月后,纳伊米再次抛出这个问题。卡尔森-维说,“我认为4亿美元才是正确的数字。”
 
由于加密货币突然成为主流,Polychain基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展起来。数百家初创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其业务核心普遍是支撑比特币的软件区块链。据说区块链能够帮助航空公司追踪航班,银行结算账户,杂货店的库存食品等。
 
新的加密货币通过所谓的首次代币发行(ICO)迅速涌现,它们之间相互竞争,甚至会在一夜之间就会筹集到数亿美元资金。一些加密货币的创造者把它们交给了Polychain、卡尔森-维和其他早期用户,希望得到ICO许可。Polychain随后会出售一些加密货币以获取利润。
 
卡尔森-维每天要在电脑前花上数个小时,偶尔会在Reddit等社交媒体网站上和陌生人互动,鼓励他们购买比特币之类的东西。越来越多的硅谷知名人士开始投资Polychain基金,其中包括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贝恩资本(Bain Capital Ventures)和彼得?泰尔(Peter Thiel)的创始人基金(Founders fund),他们都渴望获得加密货币市场的信息,并深入了解这种反常现象。
 
大约在2017年夏天,Polychain的一些早期投资者对基金感到不满,其中包括几个月前出于信任对该基金投资的一些朋友。当时Polychain基金要求他们每人再投资数十万美元。一些人没有现金,被迫退出。卡尔森-维说,由于Polychain进行了调整以适应更大的投资者,因此有必要采取这一举措,而且只有一小部分Polychain基金的投资者受到了影响。
 
卡尔森-维对曾经的盟友越来越警惕。他对早期赞助者、旧金山的Pantera Capital公司大发雷霆,这家公司在还能获得Polychain基金交易信息的情况下,创立了一家与之相竞争的加密基金。卡尔森-维阻止Pantera Capital公司获得有关Polychain的最新信息,并威胁他们和其他早期投资者出售所持股份,之后又放弃了可能旷日持久的法律诉讼。
 
Pantera Capital公司在一份声明中指出,它“否认滥用任何保密的Polychain基金信息,或以其他方式违反了对Polychain基金的任何义务”。
 
去年11月初,卡尔森带领大约12名员工飞往坎昆的海滨度假胜地。参与者说,由于加密货币市场飞速发展,每个人在度假中都很放松;一天下午,在讨论iPhone是否防水的时候,这群人在游泳池里把手机扔来扔去。几分钟后,手机沉了下去,毁了。
 
卡尔森指责朋友理查德·克雷布(Richard Craib)把手机弄坏了。
 
克雷布是第一个投资Polychain基金的朋友之一,他也在有自己的想法。他发明了自己的加密货币,被称为Numeraire。由于包括Polychain基金在内的投资者竞相出价,Numeraire曾一度让他在纸上变得非常富有。但Polychain基金随后出售了一些加密货币,压低了克雷布所持股份的价值。但克雷布在赎回他在Polychain基金中的投资后不久就说,原因与此无关。
 
联合广场风投基金是Polychain最早的支持者之一,其也在讨论这笔投资的合理性。Polychain公司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收益,但加密货币市场波动剧烈,这种收益只是纸面上的。
 
在联合广场风投基金去年11月份举行的年度投资者会议上,小组讨论中的一位与会者询问了该公司对Polychain的看法。“哦,奥拉夫,”联合广场的合伙人阿尔伯特·温格(Albert Wenger)回答说。“他有点像个枪手。”
 
Albert Wenger联合创始人弗雷德·威尔逊(Fred Wilson)说,他不记得温格曾发表过这样的评论,公司仍对Polychain抱有信心。不过,他表示,联合广场去年年底决定从Polychain撤资,以“降低投资风险”。他说,卡尔森-维是一个“古怪的人”,“他常常自己做决定,在自己的头脑中解决问题”。
 
卡尔森-维对比特币的日常波动并不在意。最近的一个工作日下午,他把手机仍在尘土飞扬的黑色凯迪拉克凯雷德(Cadillac Escalade)汽车上,进行了90分钟的徒步旅行,来到了位于加州奥克兰市(Oakland)山区的一座古老火山口。
 
在扯到电影预告片(他不愿意看,因为怕剧透)和资本主义(自然而非迫在眉睫的衰落)之间,他谈到自己为何并不认为自己是交易员。
 
“我想强调的一件事是,作为一名交易员,当某样东西翻倍时,你就能卖出一半或者差不多一半的东西,”他说,并在“交易员”这个词上有意加重了语气。在Polychain,“我们不做交易。”我们换位思考。”
 
卡尔森-维表示,他的投资方式是“长期的、以主题为导向的投资”。安德森?霍洛维茨(Andreessen Horowitz)等蓝筹科技投资者也认同这一理念,即加密货币只是颠覆数字世界的一个更大分支。大多数现有的在线实体,从约会应用程序到企业云计算,都将被更廉价、更分散的基础设施区块链所取代。
 
但这些区块链技术拥簇面临的问题是,在数百个相互竞争的区块链平台中,哪一个会得到广泛应用。去年,卡尔森-维在很大程度上押注他青睐的平台以太坊(Ethereum)会胜出;根据最近的审计,Polychain的主要基金中超过四分之一都投资于以太坊。
 
据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以太坊的价格下跌了74%,截至7月底Polychain的主要投资组合下跌了约31%。在今年与投资者的沟通中,该公司为自己的业绩进行了辩护,称其总体上优于加密货币市场。
 
该基金的投资者认为,从以太坊这样的资产转向流动性较低、更稳定的全球加密公司股权,是值得赞许的。这是一种波动性较小的押注,但在加密数字货币持续下跌的情况下,这种押注更难脱身。
 
自今年年初以来,Polychain一直阻止投资者立即赎回资金,而是将投资投入所谓的“备用口袋”,目前该基金的一半以上都在这个口袋里。这意味着即使投资者想要套现,也无法全额兑现。
 
“如果加密货币的价值为零,我们就会归零,”卡尔森-维说。“我不认为任何人抱有任何幻想,事实并非如此。”
 
无论如何,卡尔森-维都很富有。与许多持有非流动性资产的公司不同,Polychain的主要基金每年从账面收益中收取费用。卡尔森-维去年年初在该基金中仅投入了14,502美元,现在已经将其转化为1.5亿美元。他套现了6000万美元,此举引发了投资者对基金收益承诺的担忧。
 
卡尔森-维说自己为家庭留出一些资金,后来又在公司投入了更多资金。
 
“这种模式不会持续太久,”Polychain投资者孙京(Jing Sun)表示。Polychain目前正在筹集新资金,在实现盈利之前不会收取任何费用。
 
今年3月份,卡尔森-维和Polychain将面临早期投资者、职业扑克玩家哈里?格林豪斯(Harry Greenhouse)提起的诉讼。在提交给法庭的文件中,格林豪斯说,他去年年底要求兑现自己的投资,但部分是按“成本价”偿还的,或者说是按最初支付的价格偿还,而不是按可以出售的价格偿还。他声称Polychain并没有详细说明他们如何评估他的投资,并怀疑他所获得的收益过低。
 
此案正在仲裁之中。
 
 
现在,卡卡尔森-维跨越了加密小子和加密王之间的界线。他将自己花在网上留言板上的时间从几年前的一个小时或更长时间缩减到每天15分钟,以便在运营基金上投入更多的时间。他最近换掉了鲻鱼头发型,因为这种癖好让他想起是“对冲基金经理会做的事”。
 
他把公司搬到仓库改建成的新办公室里。在Polychain公开文件中列出的旧金山地址是假的,旨在愚弄那些以其他加密交易员为目标的潜在黑客和绑架者。
 
“无论如何,这都将是一场史诗般的冒险,”卡尔森-维笑着说。“比如,如果整个事情都崩溃了,那就太疯狂了,你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