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皇登基后的Uber,能安然度过这些深层危机吗?

作者:admin 2017-09-22

新皇登基后的Uber,能安然度过这些深层危机吗?

大只500报道,本周持续动荡的Uber高层架构局面终于迎来改善,Uber董事会选定在线旅游公司Expedia现任CEO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为Uber新任CEO,并表示科斯罗萨西是领导Uber走向未来的最合适人选。
 
从下周二开始,科斯罗萨西就将正式取代被废黜的Uber领导人和联合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由于Uber爆发性骚扰、歧视和盗窃知识产权等一系列丑闻,卡兰尼克于今年6月被迫辞去Uber CEO一职,但他目前仍是Uber董事会成员。
 
从6月20日到8月30日,Uber已经整整维持了71天“群龙无首”的日子。但新皇登基并不就意味着Uber一系列危机的解除,因为该公司仍然面临着包括性丑闻、用户隐私保护、市值缩水以及同Waymo之间的法律诉讼等诸多问题,而作为“救火队员”科斯罗萨西的履新之路恐怕也绝对不会轻松。
 
性丑闻
 
今年2月,前Uber工程师苏珊-福勒(Susan J. Fowler)在离开Uber一年后在社交媒体上写了一篇《回顾在Uber非常非常奇怪的一年》(Reflecting On One Very, Very Strange Year At Uber)。该文控诉了她在Uber工作期间被男上司性骚扰一事,且在发布后瞬间传遍了整个硅谷,引起轩然大波。
 
福勒在文章中控诉Uber公司存在的办公室性骚扰、办公室政治、男性至上等恶劣的公司文化,并称其向HR反应了这一事件,但是HR部门不仅因为当事人业绩突出并未对其严肃处理,反而还逼迫她调到其他团队。随后,福勒发现自己并不是个例,公司中还存在其他性别歧视与员工使绊的情况。
 
无独有偶,Uber印度籍高级副总裁阿米特-辛格尔(Amit Singhal)也在此期间离职。原因是他隐瞒了其在谷歌(微博)期间的性骚扰丑闻,而劝离他辞职正是卡兰尼克,两人关系十分亲近,卡兰尼克似乎颇有“挥泪斩马谡”之意。
 
此外,卡兰尼克的前女友加比-霍尔茨瓦(Gabi Holzwarth)还捅出了一则卡兰尼克的风流往事,2014年卡兰尼克和高管们在韩国旅游中于KTV招妓并开房,她还爆料称Uber组织活动的时候经常会请大群模特。
 
“他们喜欢和模特玩,差不多就是这样了。”加比-霍尔茨瓦如是向《赫芬顿邮报》说道。
 
高管离职和重塑企业文化
 
自今年以来,Uber负责业务经营的高级副总裁赖安-歌维斯(Ryan Graves)、原Uber总裁杰夫-琼斯(Jeff Jones)、原Uber负责工程技术的高级副总裁阿米特-辛格尔(Amit Singhal)、原Uber无人驾驶汽车负责人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等重要高管离职、甚至连Uber CEO卡兰尼克也在此后被迫宣布了辞职。
 
对此,《华尔街日报》曾在文章中这些描述:“没有CTO,没有COO,没有CFO。现在,连CEO都没了……Uber达到了有史以来最接近‘无人驾驶’的境界。”
 
在这样的状态下,公司大型决策由董事会拍板决定,日常事务则由14人组成的管理委员会负责。
 
因此科斯罗萨斯在出任Uber首席执行官之后的首要任务之一就是重塑Uber的领导架构,并把公司CFO、CMO、COO这些职位一一填补完整。一个好消息是,Firefox创始人、Facebook前高管布雷克-罗斯(Blake Ross)已经确定将会加入公司,负责产品战略事务。
 
除此之外,科斯罗萨西上任后还将面临一些问题,法律问题尤其棘手。根据Benchmark此前在给Uber员工信中所说,Uber内部的丑闻远不止已经曝光出来的那些。在今年6月公布的Uber调查报告中,法官提出了47条建议,其中包括建立董事会监视委员会,重写Uber文化价值规章,减少在公司聚会上的酒精摄入,以及阻止员工和老板之间的亲密关系等。
 
科斯罗萨西面临的其他挑战包括如何治理公司企业文化、扭转公司破损形象,以及如何缓解和司机的紧张关系,并帮助这家连年亏损的公司尽早实现盈利。
 
高管离职和重塑企业文化
 
自今年以来,Uber负责业务经营的高级副总裁赖安-歌维斯(Ryan Graves)、原Uber总裁杰夫-琼斯(Jeff Jones)、原Uber负责工程技术的高级副总裁阿米特-辛格尔(Amit Singhal)、原Uber无人驾驶汽车负责人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等重要高管离职、甚至连Uber CEO卡兰尼克也在此后被迫宣布了辞职。
 
对此,《华尔街日报》曾在文章中这些描述:“没有CTO,没有COO,没有CFO。现在,连CEO都没了……Uber达到了有史以来最接近‘无人驾驶’的境界。”
 
在这样的状态下,公司大型决策由董事会拍板决定,日常事务则由14人组成的管理委员会负责。
 
因此科斯罗萨斯在出任Uber首席执行官之后的首要任务之一就是重塑Uber的领导架构,并把公司CFO、CMO、COO这些职位一一填补完整。一个好消息是,Firefox创始人、Facebook前高管布雷克-罗斯(Blake Ross)已经确定将会加入公司,负责产品战略事务。
 
除此之外,科斯罗萨西上任后还将面临一些问题,法律问题尤其棘手。根据Benchmark此前在给Uber员工信中所说,Uber内部的丑闻远不止已经曝光出来的那些。在今年6月公布的Uber调查报告中,法官提出了47条建议,其中包括建立董事会监视委员会,重写Uber文化价值规章,减少在公司聚会上的酒精摄入,以及阻止员工和老板之间的亲密关系等。
 
科斯罗萨西面临的其他挑战包括如何治理公司企业文化、扭转公司破损形象,以及如何缓解和司机的紧张关系,并帮助这家连年亏损的公司尽早实现盈利。
 
据大只500悉,让科斯罗萨斯出任Uber CEO其实也是董事会宫廷斗妥协的产物。在此之前,一共有三人进入了最后的竞争名单,科斯罗萨西知名度最小,排在第三名。其他两人分别是通用电气公司前任CEO伊梅尔特,以及惠普企业公司掌门人米格-惠特曼。
 
在董事会内部,创始人卡兰尼克支持伊梅尔特,而已经起诉了卡兰尼克的大股东Benchmark Capital则支持惠特曼担任CEO。在当地时间周日早间伊梅尔特在推特上宣布退出这一职位的争夺后,惠特曼一度占据了上风。不过这位女强人面向董事会提出了更多要求,比如已经离职的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未来将不能过多干扰自己的工作,另外她也希望对董事会拥有更多影响力,这些要求都给董事会带来了难题,也令科斯罗萨西最终得以上位。
 
从目前状况来看,科斯罗萨西上任后的首要工作还是找到多个关键职位负责人,重新组织Uber核心团队。而今后的Uber能否回归今年以前的增速,还有待时间的考证,但可以肯定的是科斯罗萨西的履新之路绝对不会轻松。